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白小姐24码中特 > 驯鹿 >

为啥大兴安岭的驯鹿不分雌雄都长角呢

归档日期:07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驯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大兴安岭绿出了亮光的时候,我们又来到鄂温克民族村,还住在鄂温克老伯尼库山下的家里。他头戴布制的鹿角帽,脚穿“奇哈密”皮靴,登山谷、钻林子不比年轻人差多少,就像山上雄健的驯鹿。

  前些年,政府在大兴安岭下建造了民族新村,鄂温克人便走下山来享受定居的生活。可尼库老伯却不下山,他说不是他不想下山,而是他的驯鹿不肯下山。所以他山上山下都有家。驯鹿是稀有的珍贵动物,仅见于大兴安岭西北坡,鄂温克人饲养驯鹿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了。这驯鹿样子古怪,长着马一样的头、鹿一样的角、驴一样的身躯和牛一样的蹄子。鄂温克语叫奥荣,俗称“四不像”。据说姜子牙和圣诞老人的坐骑就是驯鹿。尼库老伯饲养四只毛色不同的驯鹿,它们都有尼库老伯给起的名字。浅黑色的叫大犄角,烟色的叫小长毛,灰白色的叫花脑门,褐色的叫铁蹄子。这些驯鹿整天在林子间转悠,尼库老伯呼唤谁的名字,谁就会闻声而来。尼库老伯说,大山里的动物中驯鹿的性情最温顺,不咬人也不踢人,很喜欢跟人接近。他还说鹿崽特别可爱,出生四个小时后,就能跟鹿妈妈行走。可有的鹿崽特调皮,两岁了还没断奶呢。

  每天,尼库老伯和他的驯鹿一起巡山护林,还采摘山产品。那天,两个很熟悉的人进山盗伐,被尼库老伯逮住了。那两个人看尼库老伯一点面子都不给,恼羞成怒,拿刀子要伤害驯鹿。尼库老伯急了,像狮子一样吼叫着扑过去,吓得盗伐者一个劲地告饶,乖乖地下山投案自首。山里人都知道驯鹿就是尼库老伯的命根子,谁敢动他的驯鹿他就敢跟谁拼命。

  几天后,我们跟随尼库老伯上山了,住进他的木屋,享受着美妙的山野生活。这天是传统的“米阔鲁”节,尼库老伯给驯鹿的脖颈上缠系红红绿绿的布条,驯鹿便摇头晃脑地撒欢。他看着驯鹿兴奋了,一兴奋就站在阳光里吹奏鄂温克人叫朋楞克的口弦琴。他将带琴簧的一端含在口齿之间,另一琴端在嘴外,用左手食指弹动簧片,这时嘴唇张张合合,那婉转美妙的曲子就环绕起来。几只驯鹿围拢过来,晃动身子,支楞耳朵,轻摇短尾。我想起“对牛弹琴”的俗语,但驯鹿分明是在倾听,而且那样欢快、活跃。是这大森林里的音乐奇妙,还是驯鹿跟尼库老伯亲近,确是稀奇,让我们心神翻动不止。尼库老伯上前抚摸绒嘟嘟好看的鹿角,说这鹿角是鹿生命的精华,可年年割鹿茸时鹿要忍受流血和疼痛,把它们生命的精华贡献出来。每年都要遭受一次这样的痛苦,直到生命终止。我们都感动了,眼睛有些湿润。

  黄昏时分,成群结队的山鸟唱着歌飞回树林,这时的大山真的既喧闹又安宁。尼库老伯拿出皮制的盐袋,在手中轻轻一摇动,他的驯鹿就从树丛里窜出来,亲亲热热地舔着他的手臂和衣襟。尼库老伯把刚刚割来的嫩草放到地上,驯鹿便不争不抢地慢嚼细咽,还不时抬起头望一眼尼库老伯。驯鹿最爱吃的是森林中的苔藓,还有蘑菇、灌木嫩枝和嫩草。尼库老伯说,驯鹿都是些精灵,它们认识毒蘑菇、毒草,一见到就绕着走开。驯鹿最怕蚊虫叮咬,所以尼库老伯准时点燃“蚊烟”,他的驯鹿就围在丝丝缕缕的烟雾旁边,不吵不闹,像听话的孩子。尼库老伯告诉我,驯鹿不但可以乘骑、驮运、拉爬犁,而且满身是宝,其茸、鞭、尾、胎和筋均是名贵药材,其奶最有营养。叫尼库老伯体会最深的是驯鹿通人性。那次雨中巡山,尼库老伯一不小心踩进沼泽地,几只驯鹿一起用嘴把他救了出来。骑上驯鹿走过沼泽地后,他挨个抚摸驯鹿,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。他领着驯鹿去觅食苔藓,驯鹿轻轻啼叫,都来舔他的手臂。尼库老伯懂得驯鹿,驯鹿也懂得尼库老伯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太阳刚刚露头时,我们就出发去大山深处采摘山产品,这可是长达半个月的旅行。尼库老伯把驯鹿连成一队,最前面的驯鹿专驮玛鲁神像,其他驯鹿分别驮着炊具、睡具、工具和筐筐篓篓。尼库老伯在前头牵引,手持砍刀,为驯鹿清理道路。一路上,我们采到好多黑木耳、黄金针、花蘑菇、榛子果、中草药……尽是山野情趣,不觉疲累。过了文不气沟,打头的驯鹿一个劲地朝我们晃动它的犄角。它的犄角被树枝磨得又光又亮,发出一股白光,让我们看了好长时间。这时候,这只驯鹿把头转向西山,朝着有白桦林的地方。尼库老伯:“驯鹿朝着的方向就是我们夜宿的地点,那里保准有水有草,还安全。”一听这话,我觉得神了。我突然问他:“为啥驯鹿不分雌雄都长角呢?”他微微一笑:“这不奇怪,说明它们都有神性。”晚上,尼库老伯给每只驯鹿横挂一根木杆,然后放进林子,它们便不会走远。他去小河捞一网河鱼,回来搭起支架,挂上吊锅炖鱼汤。这时候,我们铺开一张白桦皮当桌子,拿两根柳条棍做筷子,开饭了。这锅撒了几粒盐的鱼汤特别新鲜,好喝极了。我们就着鱼汤吃香香脆脆的肉干、野味十足的山菜、又甜又酸的都柿酱,还有鄂温克“格列巴”烙饼,满嘴生香。再抿上几口老白干,那就是一个爽。尼库老伯领着我们跳“努日给勒”舞,先是双手左右摆动,双脚单跺步,然后两个人一组面对面手拉手,不时交换位置,加快节奏,呼喊:“罕拜,罕拜!”热情,欢乐,痛快。

  太阳升起,晨风扑面。尼库老伯吹响鹿哨,我们继续前进,奔向白桦林。我发现,尼库老伯和他俊美强健的驯鹿的脚步都扎实有力,渐渐地成为一体,融入莽莽苍苍的森林里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eyalpaz.net/xunlu/1090.html

上一篇:驯鹿的角

下一篇:驯鹿角_百度百科